随便看看吧
位置:主页 > 故事会 > 情感故事 >

漂亮女同桌离奇失踪,大学生们找得好苦好苦

漂亮女同桌离奇失踪,大学生们找得好苦好苦

●文/强

2009年2月28日,安徽农业大学园林(3)班19岁的女生郭柳柳给同学发去几条奇怪的“平安短信”,说要去宁波找工作,便再无音信与郭柳柳要好的同学袁杰和成丽丽不相信,郭柳柳就这样不见了,她一定在某个角落里等着同学们去救她!他们相约:如果郭柳柳还活着,要救她脱离险境;如果郭柳柳死了,要找到杀害她的幕后凶手。

“同桌的你”离奇失踪

2009年2月28日,星期六早晨。安徽农业大学园艺学院二年级本科园林(3)班的成丽丽正在洗衣服,突然接到同校生物技术专业的好友袁杰打来的电话:“丽丽,你听柳柳说过要去宁波找工作吗?我室友刚收到她发来的短信,说她要去宁波找工作,可我给她打电话她手机关机,发短信也不回,无缘无故的,她干吗要辍学打工呢?”柳柳和成丽丽在一个班,两人关系最好,但成丽丽从没听柳柳说过要辍学打工,难道柳柳家里遭遇了什么变故?成丽丽让袁杰在校门口等她,她马上下去和他们碰面。

他们口中的柳柳全名叫郭柳柳,1 9岁,安徽省阜市临泉县人,原来和成丽丽住一个寝室,后来因患神经衰弱,在寝室睡不好觉,便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一个人住。

在学校门口,袁杰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原来,今天凌晨1:24分,他的一个室友收到郭柳柳发来的短信说她刚接到通知要去宁波上班,自己赶时间,所以请他帮忙去自己住的地方把东西搬回学校。室友觉得很奇怪,他跟郭柳柳只有一面之缘,几乎没什么 情,他又是男生,郭柳柳为什么委托他办如此重要甚至涉及个人隐私的事?她为什么不请袁杰?袁杰跟她要熟得多!袁杰也觉得事情很奇怪,便给成丽丽打了电话。

听完袁杰的叙述,成丽丽把头摇得像拨鼓:“柳柳不可能去宁波!昨天晚上九点多钟,我还跟柳柳在学校里看电影 ,她不可能不露一点口风。”两人决定到郭柳柳的出租屋里去看看,如果郭柳柳在出租屋,一切担心都是多余。

郭柳柳的出租屋位于合肥市合作北路,门虚掩着。推开门,屋内果然空无一人,袁杰叫来了房东,可房东也不知道郭柳柳去了哪。

袁杰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忙给郭柳柳远在临泉老家的父母打了个电话。接到电话,郭世安和刘金风夫妇俩急奔火车站,马不停蹄地赶往合肥。

2009年3月1日凌晨l点,袁杰和成丽丽在火车站接到了柳柳的父母。安顿下来后,郭世安忙给所有亲戚朋友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女儿的消息,袁杰、成丽丽也没闲着,他们给所有能联系上的郭柳柳的同学朋友打电话,可大家都不知道柳柳的下落。

第二天一早,成丽丽急匆匆地跑来对袁杰说:“昨天晚上我们班有个女同学收到柳柳短信,说她已经到宁波上班了,而且还要帮她保密,不要让她家人知道。郭柳柳是个十分孝顺的女孩,她不管去哪都会跟父母打招呼,这次竟然要求同学帮她保密,不像她一贯的行事作风。袁杰担忧地问:“柳柳会不会遭遇了不测?”成丽丽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头:“你别胡说。”他们都极力忍住不往坏处想,积极地继续寻找线索。

袁杰和成丽丽叫来几个同学,让他们去合肥市各个派出所、 警大队打听,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一曲铃声锁定嫌疑人

又一天过去了,郭柳柳仍然一点消息也没有。

袁杰和郭柳柳家人一起来到五里墩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人初步怀疑郭柳柳被人骗去外地干传销。郭柳柳家人不信,袁杰也不信。

2009年3月2日,郭柳柳的哥哥郭小安从北京赶到合肥,对袁杰说:“昨天下午,我收到我妹发来的一条短信,可你看,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袁杰看完后说:“柳柳,她是一个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的女孩,发短信不打标点符号,不像她做的事。”“柳柳会不会被人控制了,之所以和平常不一样就是想给我们一点暗示。”成丽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

袁杰和成丽丽还有郭家人商量后决定,郭小安负责在网上发帖然后甄选有用的线索,袁杰和成丽丽则从郭柳柳住的地方开始调查。

袁杰再次来到了郭柳柳的出租屋,他敲了敲隔壁的门,从屋内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平头、个子不高。袁杰问小伙子:“27号晚上你有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小伙子仔细想了想,遗憾地摇摇头:“那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没听到什么异常。”猛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说:“一点多钟的时候我好像听到t砰’的一声,随后听到很重很急的脚步声,像是男人走路的声音。”袁杰发现小伙子家的垃圾桶边粘有一些细小的玻璃屑,问他玻璃屑是从哪里来的,小伙子解释说:“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见门口有玻璃屑,好像是被打破的水瓶胆,我还扫了好半天。”说这话时,小伙子语气和表情都很镇定,袁杰并没发现什么异样。随后,他又走访了几位邻居,一位老大说:“我好像听到‘救命’声,我本来想让老头子起来看看,可很快又没声音了。”

2009年3月3日晚上9点多种,袁杰和成丽丽正在柳柳房间里找线索,突然听见窗户外有轻微的声响,袁杰示意成丽丽别出声,他侧耳听了听,好像有脚步声,但等他冲出门一看,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恰在此时,隔壁房间熄了灯。

成丽丽追出来问:“发现什么没有?”袁杰把成丽丽拉进房,低声说:“我总有一种预感,好像有人监视着咱们。”说完,他指了指隔壁:“那个小伙子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昨天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还看见他躲在柱子后面盯着我瞧。”

袁杰向房东打听那个小伙子的情况,房东说:“他叫钟伟,为人也算老实,不过我们平时住楼下,对楼上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房东提到了一个叫李红的房客,说她跟柳柳很亲密,不过那名房客一个月前搬走了。

袁杰要来了李红以前留下的电话号码,联系到李红后,李红说,她觉得柳柳隔壁那小伙子看起来正经八百,可整天无所事事,有好几次看见他在柳柳家门口走来走去。

袁杰记住了李红的话,决定去钟伟家看一看。2009年3月5日上午11点,袁杰轻轻拉开了钟伟家里的窗户,一个黑色的拖把靠在门边上,上面似乎沾着一些玻璃碎屑,在光底下闪着亮光。袁杰正准备用手勾出拖把好好看一看,身后突然有人厉声呵斥道:“你趴在我家窗户上干吗?”袁杰回头一看,钟伟已经回来了,正一脸怒气地看着他。袁杰忙找了个想借拖把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当天晚上,又有同学收到了郭柳柳发来的短信:“我很安全也很好,因为比较烦才出来的,等我想好了就回去,你们别再到处找我了。”成丽丽觉得事情蹊跷:郭柳柳怎么知道同学们在“到处找她”?拿手机的人一定潜伏在附近!

2009年3月6日,袁杰把成丽丽和郭小安叫出来商量说:“我越来越怀疑隔壁那小子跟柳柳失踪有关,我打算今天跟踪他,如果他真干了亏心事,肯定会露出马脚。”袁杰已经想好了,他就跟在钟伟后面拨打柳柳的手机,这几天,他们每天都会收到用柳柳手机发来的短信,只要找到手机,就能寻到柳柳的下落。

袁杰决定埋伏在柳柳房间里一查究竟。上午十点,袁杰待在柳柳房间里,用耳朵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听隔壁有什么动静,一边听一边不忘拨打柳柳的手机。突然,柳柳的手机通了,只响了一声就被人挂断,再打就显示关机,可袁杰清楚地听到了柳柳的手机铃声,虽然只响了两秒,但他很确定是从隔壁传出来的

千难万难揪出你

袁杰生怕会打草惊蛇,他急忙打电话将成丽丽叫出来,两人火速赶到郭柳柳父母所住的.宾馆。郭世安立即带着儿子、袁杰和成丽丽到合肥市蜀山分局刑警大队报案,袁杰告诉警方,住在郭柳柳隔壁的钟伟有重大作案嫌疑。副大队长张立青接警后,立即组织力量赶往事发地点。民警赶到时,钟伟不在家。民警迅速撞开门在屋内搜查,很快在一个拐角的墙壁上发现了几点血迹,通过对郭家人采血化验,最终证实是郭柳柳的血迹。

民警让房东给钟伟打电话,谎称有急事找他。半个小时候后,钟伟出现了,见家门口站了那么多警察,顿感情况不妙,拔腿就跑,可很快就被警察拦截住了。一开始,钟伟死不承认跟郭柳柳失踪有关,但在大量的证据面前,他最终交代了杀害郭柳柳的经过。

钟伟,25岁,安徽省舒城县人,从安徽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后,一直没寻到理想的工作,心里憋了一肚子怨气。慢慢地,他沉溺在网络游戏的世界中不能自拔,为此不仅花光了积蓄,还丢了工作。家人一气之下不再管他,他开始过着饱一顿饿一顿的日子,习惯了好逸恶劳的生活,一直想着怎样不用工作就能过上好日子。

很快,机会来了,他发现隔壁住的女生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便想从她那里弄点钱花。2009年大年初二,钟伟从老家来到了合肥,趁着夜色,他撬开了 郭柳柳的房门,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找到,他只得失望而归。

2009年2月27日晚1 0点左右,钟伟躲在家里看见郭柳柳从外面回来,他心里那个邪恶的念头再次蠢动。钟伟忙侧身闪进了自己屋里,躲在门后面,静静地等待着郭柳柳开门。郭柳柳根本没想到危险正向她近,她刚一打开门,突然从暗处冲出来一个黑影,紧紧捂着她的嘴,将她拖进了屋里。黑暗中,钟伟一把把郭柳柳摔倒,不小心打翻了水瓶和电饭锅,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郭柳柳的手脚都捆了起来,用胶布将她的嘴巴封住了,借着月光,她终于看清了凶手的相貌。对着那一双惊恐的眼睛,钟伟吓得一时失了神,一开始他只打算弄到钱后就放了郭柳柳,可现在她已经看清自己是谁,如果放了她,她肯定会告发自己。钟伟又连拽带拉将郭柳柳拖到了自己家。

郭柳柳无法反抗,只能任由钟伟搜身,据钟伟交代,他从郭柳柳身上一分钱也没找到。没弄到钱,这让钟伟十分生气,见郭柳柳清纯,貌美,顿时起了邪念。郭柳柳是个倔强的女孩,她拼命反抗。钟伟怕巨大的声响惊醒邻居,便狠了狠心,起木棍朝郭柳柳头上、身上打去,几分钟后,郭柳柳便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杀人之后,钟伟强迫自己不能慌,他用床 单裹着郭柳柳的体,将她藏在了床 底下,然后又回到郭柳柳家,将她家里大致清扫了一下。做完这些他觉得还不够,便用手机给郭柳柳的同学发了条要去外地工作的短信,让大家都以为她去外地工作了。

钟伟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可很快他发现袁杰等人就怀疑到他身上,这让他慌了神。2009年3月1日晚,钟伟用袋子装着郭柳柳,在朋友刘某的帮助下,连夜将她的体扔在了几百米外的一处垃圾场。杀人后的那几天,他一直暗中观察着袁杰等人的一举一动,每天都会用郭柳柳的手机给他们发去一个短信,混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以为郭柳柳没死。原本他以为自己的计划设计得天衣无缝,没想到,一个手机铃声出卖了这一切。

柳柳的离世让深她的老师和同学心如刀割,大家纷纷在网上纪念堂内献烛、献花,悼念那个逝去的好女孩。一个星期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可这结果却不是大家想要的。袁杰和成丽丽忍不住掉下眼泪,他们在郭柳柳生前的座位上放了一支雏菊,有人说过雏菊的花语是永远的思念,亦如他们俩永远不会忘了,三个人曾在一起的那些快乐岁月。

2009年8月28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钟伟死刑,并赔偿郭柳柳家人神损失费28万元。2009年11月22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2009年12月1日,记者在农大校园里找到袁杰时,袁杰正坐在一棵梧桐树下唱那首《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哭的你,那时候天总是很 蓝,日子总过得太慢”袁杰说,以前

柳柳最待在这棵梧桐树下唱歌,看夕,听落雨(文中袁杰、成丽丽为化名。)

【回目录】 上一篇:美女遇到大款丑男,究竟是谁征服谁? 下一篇 :白领丽人的艳照,一不留心被黑客疯狂勒索?

阅读分类导航

删帖删文联系:[email protected] 诸子百家|史书|佛经|兵书|医书|道家书籍|作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