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绝技表演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18-09-25 03:03:57 / 86℃
看绝技表演王根生晚上没有辅导,坐在电视机前,看起了节目。这是一个展示个人才艺的综艺节目。四个来自贵州贫困山区的苗族姑娘,表演他们的绝技:一位姑娘双脚赤裸,分别踩在两只通上电流的灯泡上;然后第二个姑娘站在这位姑娘的肩膀上,第三个姑娘站在第二个姑娘的肩膀上,第四个站在第三个肩膀上,形成一个高高的人梯。四个姑娘的重量完全落在了最低下那位姑娘踩着灯泡的双脚上。不仅如此,为了展示他们耐平衡能力,每个姑娘还得双手握扇,整齐而有节奏地抖动。摄影师给这四个姑娘来了一个特写,尽管登台表演节目,经过了一番化妆,但依然遮不住贫穷给她们脸上留下的菜色*。听到台下的一片掌声,我却觉得心寒。这个节目,让我不忍心再看。想起以前在街道看到耍猴的游戏。那只猴子刚做完一个钻圈动作,就像一位大明星一样,来到观众中,和热心的观众一一握手了。主人拽动缠绕在脖子上的绳索,示意他该演下一个节目了,他却漠然不理,让主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主人的鞭子在空中很响的抽动,它这才缓过身来,凝视着自己的主人,主人又在它的身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这只猴子这才想起了下一个节目,一手抚摸着身体挨打的部位,好像显得很疼痛,躲躲闪闪的,给观众展示第二个节目。当然这个节目肯定招徕不少掌声,主人也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可这个节目总让人难过,我不知道这些掌声,是献给机敏而乖巧的猴子,还是踌躇满志的主人,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这是人类作为主宰着的胜利,所有的参与表演的动物,只能为了生存,屈从于主人的威吓。我为这些猴子的悲惨命运而感到伤心。我不明白猴子屈从于人类,猴子有了更多的人性*,进而善解人意,这是猴子的进化还是退化?又想起了西班牙斗牛士。我不知道这项残酷的凶杀何以挤进"体育"这一高雅的大门,竟然自古及今,看客有增无减?当一头头经过精心挑选的健牛在观众的掌声中,被利刃刺穿头颅,带着痛苦的神情,泪水汪汪、愤懑不解地告别人世的时候,我们的看客,何以不掉一滴眼泪?这些热爱文明、平等、自由的高等动物,怎么竟能这样漠视生命的价值,而竟然以动物的痛苦换来自身的笑颜?这和褒氏一笑失天下有和区别?文明安在?平等安在?自由安在?我知道,在别人眼里,可能看到了这些姑娘自强不息的精神,可我却看到了这些姑娘人生的辛酸,他们必须找到一项特长,才能抹去贫瘠给自己带来的-阴-影,在这个世界立足。当他们展示自己特长时,生命可是踩在自己的脚下,稍有闪失,他们失去的可能不仅是健康,而且可能是生命。当人为了使生命活出尊贵,而必须以生命为代价来换取时,这残酷的现实是否有些得不偿失叶公好龙挖肉补疮之嫌呢?我敬仰这四位姑娘在人生坎坷道路上不断奋进的精神,但我绝不想看他们重复的表演这些用生命作代价换来人们拍案叫绝的绝技,哪怕这些绝技永远不会失手。因为这些绝技无异于观看一场血淋林的斗牛比赛,无异在看一场耍猴游戏。我们的愉悦总是建立在这些表演者的痛苦基础之上,我于心不忍。2006年3月12日于临潼中学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又想起阿Q
下一篇: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胡耀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