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吧
位置:主页 > 素材 > 民间故事 >

清白的熊本

清白的熊本

仗义救人值得人们称道,但清白做人却着实不容易。下面我们就讲一个一身清白的人的故事。

古时日本,有一个人,名叫熊本,是细川侯的部下,职位十分低微。他身材短小,相貌平平,脸色蜡黄,微带病容。照说他年纪不大,可是满脸的皱纹深陷,一头的乱发,胡须也是蓬蓬松松的。他虽其貌不扬,家里也穷得叮当响,可是平日里却为人朴实而讲义气,并且笃信佛教,朋友邻居对他甚有好感。

一天,他正坐在门口晒太阳,看见一个收旧货的人挑着副箩担路过,边走边吆喝:“有旧衣旧鞋,旧货旧古玩好卖罗!” 熊本见他箩筐里有一尊木雕菩萨,就叫住他道:“喂,收旧货的,你也不怕罪过,怎么连菩萨都可以买卖的?” 收旧货的见是个吃公事饭的,也不敢太放肆,只好陪笑说:“老哥有所不知,吃我们这碗饭的,人家什么东西肯卖,我们就收什么。人家既然肯卖菩萨,我也就收下来了。” 熊本将这尊菩萨恭恭敬敬双手取过来看,原来这是一尊观音菩萨,由黄杨木雕刻而成。这佛像身高1尺,刻工甚是古朴细致,油漆讲究,握在手里沉甸甸的。他心里欢喜,又怕菩萨被人丢来扔去的横遭亵渎,就花了200文钱买下来,那个收旧货的原是用150文钱收下的,转手赚了50文,脱手也就算了。

且说熊本将菩萨捧进屋去,拿出一块软布来轻轻揩拭,然后毕恭毕敬地供在佛龛里,天天上香礼拜。

一天,熊本见佛像的脚部油漆有些剥落,里面的木质黝黑如炭。他甚是惋惜,就取出布来,从头到脚,连佛身带莲座,细细擦拭。不料一不小心,“噗通”一声,菩萨失手落在地上。熊本连叫“罪过”,跪倒在地,拜了两拜,睁眼去看,只见菩萨底下的莲座已经跌坏,脱落,与佛像一分为二,菩萨的肚里金光闪闪的是什么东西?他吃惊得连嘴巴也合不上,小心翼翼捡起佛像,“咣”一声,一根金属条落在地上,接着,像排队似的,这些金属条“咣咣咣咣咣”一一泻在地上。啊,原来佛像里还藏着这么一些东西,这就难怪这座佛像这么沉了。熊本将佛像与莲座合上了,然后再来看这些金属,细细一看,啊,黄澄澄的,全是金子,足有30条。就算1两一条的话,也有30两之多呢。
熊本心里想:“天啊,这么多的金条,我一辈子还没有看见过,这岂不是菩萨见我穷,特地赐给我的?不不,这佛像的主人既然连佛像都只好卖掉,看来是比我还要穷,他不知道佛像中有金条,我怎好昧着良心吞没?” 这么一想,他就打定主意要去还给原主了。要找到原主,只好从这个收旧货的人入手。他暂时先将这些金条收藏好了。

从此,他只要卸了差回家,就天天守在门口,看收旧货的那个人有没有走过。一天,终于被他等到了。

他赶忙上前,一把扯住他,说:“喂,收旧货的,你告诉我,上次你卖给我的那尊菩萨是哪里弄来的?” 那个收旧货的人见他急吼吼的,神情严肃,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忙推托道:“老哥帮个忙,这可不是我偷的,是我正大光明买的。老哥如果不信,

我可以带你去问。” 熊本道:“我正要你领我去。” 他们两人走了 3 里路,来到麻布湾一间破屋子跟前。

屋里出来的是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头子,弓身屈背,老态龙钟的。

熊本鞠躬行礼道:“请问公公,早些日子有尊观音卖给这收旧货的,是您吗?” 这老汉道:“不错,正是小老,有什么事吗?” 熊本对收旧货的道:“既然正是这位公公,就没你的事了,你去忙自己的吧。” 收旧货的生怕因为买卖菩萨惹出祸来,听说要他先走,不等他说第二遍,早一溜烟走了。

熊本将这老人请进屋里,问他卖观音菩萨是怎么回事。
这老汉衣服又破又脏,但讲话却质朴耿直。他说,“小老原在西州的一位公爷手下当差,由于被恶人进了谗言,公爷听信了,罢除了小老的职务。

这么一来,就只好回到老家来了。小老原就家道清寒,这么一来,更是紧巴巴的吃了早饭愁中饭的。因此上,我只好将家里有的一件件卖出去换来吃。

早些日子,我的女儿病了,一急之下,小老只好连这尊佛像也换了钱。我也知道这事甚是罪过,只是实在手头窘迫,大爷教训就是。” 熊本打怀里取出30条金条,道:“公公误会了,不是我要指责公公,而是我来还公公的钱财来了。” 说着,他将发现这黄金的前前后后一一讲了。

起先,这位名叫禄助的老人大吃一惊,等听熊本讲完了这番话,就说:“大爷的行为令人敬佩,不过小老穷是穷了点,道理还是分明的。菩萨在小老这里时不露声色,一到大爷手里就露出这份黄金来,这是菩萨注定要送给你发个财,不给我。何况菩萨罚我我也不敢有丝毫怨言,哪里还敢取菩萨所赐?” 熊本道:“公公,你这话就不对了。菩萨是你的,黄金是菩萨肚子里的,你做主人的不肯收下,反叫不做主人的我收下,是不是要陷人于不义呢?如果一定要算清帐,那么我是花了200文钱买下这尊菩萨的,你只要还我200文就够了。” 禄助连连摇手说:“我一卖出,这菩萨就不是我的;你大爷一买下这菩萨,它也就是你的了。小老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收的。” 熊本脸红脖子粗地说:“我一向不拿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之所以一来不告诉公公黄金的事,事先要问清这黄金是属于谁的,既然问清了,就非还给你不可。”要不,我就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 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地争个没完,越争嗓门越大。四邻街坊以为他们两人吵架了,都围上来看,连街坊的坊长也来了。一听之后,大家都佩服两人道德高尚。

坊长说:“两位这般清白,这可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失掉的金子物归原主,这是理所当然的。只是难得熊本君这般的好品质,禄助君就回赠一点什么,岂不是好?” 禄助为难得直搔头皮,半晌,才红着脸说:“不瞒坊长说,小老赤贫如洗,家里真的是一无所有。要不,我就将这些黄金分一半给他吧。” 熊本连连摇手道:“你快别说这话了。再说,咱俩又要争执起来了。”
禄助苦笑说:“叫大家见笑了,我家的东西都已卖得光光的,只剩下一只挺粗的瓷碗,是我祖先留下来的,因为收旧货的见它不值钱不肯收,至今丢在这里,就请熊本君收下吧。” 熊本接过碗道:“就是,就是,这样最好,多谢了。” 这样,两个人在众人一片赞扬声中就亲亲热热地分了手。

熊本拿了这只粗碗回家,只见它虽古色古香,但粗陋得很,熊本只拿它当是个象征性的东西,也不当一回事,连对他妻子也没讲一声,随手放在食柜顶上。

一天,他妻子因喂鸡的一只破碗打碎了,就去屋子到处找一只代替的,最后在食柜顶上找到了这只粗碗,觉得这碗粗大厚实,做喂鸡碗倒合适,就拿它盛了鸡拌饭。熊本不知道这事,所以也没引起注意。

旦说这天来一个白发萧索的瘦长老人。他背了一只布袋,手拄一根拐杖,蹒跚地走到这里,已是乏力之极,就借了熊本家门口的木凳坐了下来。熊本的妻子可怜他年岁大了,就又倒了一杯茶来让他解渴。

这老人谢过了,慢慢呷着茶,一边东拉西扯地拉家常。一群鸡雏就在他的脚下觅食嬉戏。突然,他的眼睛盯住那只盛鸡拌饭的碗,眼珠儿一动也不动,好一会,站起来,走过去,蹲在那只碗前面细细观察,脸上满是惊异和兴奋。

他回过头来对惊讶的熊本嫂说:“大嫂,对不起,我可以看一看这只碗吗?” 熊本的妻子大惑不解道:“这有什么好看的?老爷子要看只管看就是。” 这老人郑重其事地拿起这只旧碗,打口袋里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来,将这碗里里外外拭了个干净,然后又取出一面放大镜来,认认真真地看,越看,脸上的喜意越多一分,看到后来竟是眉飞色舞,如醉如痴,最后,竟是抓耳挠腮地像个孩子般嘻嘻笑了起来。
熊本的妻子只当他得了神经病,吃惊道:“老爷子,你……你是不是走累了!要不要……要不要我去请一位……一位郎中来?” 这老人知道自己疯疯癫癫的被人误会了,忙定了定神,道:“请问大嫂,这……这只碗大嫂是何处得来的?怎么拿它在喂鸡?” 熊本嫂道:“这个嘛?是呀,我家先前好像没这只碗……老爷子怎么要问这个?” 正说着,熊本已回家来,听妻子一说,细细一打量,道:“这不是禄助君送给我的那只碗吗?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老人说:“这位先生,我老老实实告诉你:我是个规规矩矩的古董商人,自16岁开始干这一行,已有足足60个年头了,见过的古玩宝物不知有多少,你家的这只碗可是我这60年中见到的最值钱的一件宝物了。它是印度古玩,距今已有1200年,最低可值50两金子。我真不懂你们家怎么拿这样值钱的东西在饲鸡?” 熊本看了一眼这只不起眼的粗碗,瞪着老人道:“老爷子,你别是说着玩的吧?” 老爷子道:“也难怪先生信不过,就是叫初出茅庐的古玩商人来也一时看不出它的价值来。这样吧,先生如果肯出手,请你等我3天,容小老回去筹备这笔钱,3天后小老一定来交付这50两金子。” 他说这话时,周围已挤满了人,其中有认识这老人的,说这老人名叫三左,是京城有名的古玩商人,家底殷实,平日爱古物如命。

熊本听后道:“谢谢老爷子的鉴定。不过这碗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他不知道这碗有这么值钱,我得去还给他,他如果愿意卖掉,我再让他卖给你老人家。” 三左老人道:“从这件事可以看得出先生的厚道仁义,小老衷心的佩服,只是……只是这碗还请你转告你朋友,要卖就望无论如何卖给小老,……价钱嘛,还可以再商量。” 也不知哪个多嘴的,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到了熊本的顶头上司细川侯的耳朵里了。
细川侯将他叫去,道:“熊本,听说你家里有一件宝贝,是1200年前的印度古玩,这是三左老人鉴定的。他是个火眼金睛的老古玩商,精于此道,一定错不了。他愿出多少金子本侯也出多少,决不亏待你。此外,你还可以在本侯职权范围内任你找一个你胜任的清闲职司。这笔买卖如何?” 熊本道:“侯爷,不是小的不识抬举,只是这碗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的。

他送时不知道这碗值这么些钱,只当一只普通碗给了我,我得还给他,凭他定夺。” 细川侯道:“你这人果然是个难得的好人,我如果强要你交出来,岂不是在干不仁义的事了?好吧,你去问了他再来卖给我,只是不许卖给别人。” 熊本来到禄助那里,将这件事讲了,两人各自推诿,谁也不肯做这碗的主人。

这次坊长早有所闻,知道他们两个迟早又要发生争执,就来做和事佬,说:“像你们这样品德高尚的人,有一个已经十分难得,现在有了两个,真是我们的模范呀。我看这样吧,听说熊本君有一个儿子,禄助君正好有一个女儿,如果大人和孩子没意见,你们就成了亲家吧。两家联了亲,禄助君要送熊本的东西就免了,这碗就做了嫁妆。这不是两便了?” 熊本回家与妻子一商量,儿子也欣然同意;禄助家女儿听说熊本家待人这般厚道,正求之不得。这样,他们就结了细川侯听见两人都这般清白淳朴,除了如数付了买碗钱外,还赐了两人各得奉禄50石的一个小官做做。
 

回目录 上一篇:席子下的小妖精 下一篇 :月夜鸳鸯

同级栏目

好句子大全| 歇后语| 节气时令| 三字经| 谚语| QQ网名| 民间故事| 对联| 搞笑文章| 打油诗| 花鸟虫鱼| 神态外貌| 生活活动| 广告语| 成语词语| 祝福短信| 爱情短信|

阅读分类导航

宜昌鬼事|玉蒲团小说|锦绣缘小说|风雨燕归来|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2|一百个人的十年|双面胶小说|秘史|爵迹4|聊斋志异白话文|大唐顽主|史上最强店主|删帖删文联系:sbkk88@hotmail.com 诸子百家|史书|佛经|兵书|医书|道家书籍|作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