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虫阴阳

素材 | 民间故事 / 作者: / 时间:2018-08-08 21:53:00 / 63℃


南山有个白阴阳,北山有个黑阴阳,两个人是跟着一个师父学的艺。白阴阳拜师早,是师兄,黑阴阳是师弟。

他们的师父人称陇山道士,善于唤虫驱虫的法术。陇山道士有一本虫书,虫书分为上下两卷,上卷是唤虫术,下卷是驱虫术。

顾名思义,唤虫术就是能够唤来蜂蝶蝇蠛为己所用,而驱虫术则恰恰相反。

白阴阳是农家子弟,他学艺的时候觉得驱虫术可以驱除田里的害虫,有用,且相对简单易学。

而唤虫术是召唤虫子的法术,没有太多好的用途,且学习理解较为困难,所以他就没有学。

黑阴阳出身大户人家,眼界高,心思广,他不仅学习了驱虫术,还格外认真地学习了唤虫术。

两人学成出山的时候,陇山道士把他们叫到身边,对他们叮嘱道:"你们现在身怀法术,出山后要谦虚谨慎,多做好事,切不可用法术做坏事。"

两个人都点头答应了。

陇山道士对二人说完这番话之后,又专门叮嘱黑阴阳说:"你比你师兄聪明,也有天赋,这唤虫术和驱虫术虽说都能做好事,也都能做坏事,但是唤虫术更难掌控,容易造成祸患,你要小心使唤才是。"

黑阴阳看师父满脸严肃,眼含殷切,赶紧点了点头。

陇山道士说完这话,挥挥手就打发二人下山了。二人眼含热泪,与师父依依惜别。

白阴阳和黑阴阳出师之后,就回到了各自的家乡。

白阴阳去了南山,黑阴阳去了北山。两个人学了多年道术,别无所长,就靠给人看风水择吉时、主持婚嫁葬娶换取钱粮来生活。

当然,两个人最拿手的还是驱虫术和唤虫术。

那些年没有农药,庄稼要是遭了虫害,只能眼睁睁看着青苗被虫子吃光。

白阴阳和黑阴阳因为驱虫术闻名乡里,所以乡间庄稼一遭到虫害,人们就会请他们驱虫。

白阴阳主要管南山的庄稼,黑阴阳主要管北山的庄稼。

庄稼不可能年年遭虫灾,白阴阳靠着师父传授本事勉强过得去,虽然没有什么余钱余粮,但是吃饭穿衣养家糊口还是可以。

黑阴阳家祖产多,每年收入的钱粮不少,再加上他能说会道口才好,请他做法事的人多,所以他过得要比白阴阳滋润很多。

有一天,白阴阳和黑阴阳在北山和南山之间的镇上相遇了,师兄弟见面,格外亲热,两人就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想好好叙叙旧。

黑阴阳看着白阴阳寒酸的衣裳说:"我说师兄呀,你和我学了那么多年艺,现在也算绝技在身,你说你怎么鼓捣一下不能发家致富,非要过这穷酸日子?"

白阴阳笑着说:"师弟见笑了,我这南山山阴,虫灾少,老百姓的家事可请的阴阳先生多,不一定非要请我,所以挣钱不多,不过吃饱穿暖还是可以的。"

黑阴阳说:"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师兄还是这么墨守成规,真就老老实实给人家看日子呢,再说,这虫灾,怎么只能等着呢......"

白阴阳不解地问道:"虽然有虫灾我挣钱多,但是我真还不希望有虫灾发生,师弟你说虫灾不能等,这是什么意思呢?"

黑阴阳淡淡一笑说:"咱两是师兄弟,我也就不瞒着师兄了,师兄要是需要我帮忙,我每年可以给您唤这么一两处虫灾出来,这驱虫的活,除了你和我可没有其他人做得来呀......"

白阴阳一听,十分震惊,他赶紧说:"师弟呀,难不成你北山的有些虫灾是你用唤虫术造成的,这万万使不得,你千万不要忘了师父叮嘱。"

黑阴阳说:"说句不客气的话,师兄真是死脑筋,我千辛万苦学会这唤虫术,难道就只能用来给别人唤唤离巢的蜂儿吗?"

白阴阳说:"师弟呀,这奇术邪用,会酿成祸患,师父说唤虫术不好掌握,你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我是为你好啊!"

黑阴阳一看说不服白阴阳,心里就有点生气了。

他离开座位对白阴阳说:"师兄还是和多年前一样唠唠叨叨瞻前顾后啊,我本想帮你一把,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反过来指责我,你不愿意发财我管不着,只是我以后接你们南山的活儿,你不要插手。"

黑阴阳说完,就拂袖而去了,留下白阴阳一个人唉声叹气。

白阴阳和黑阴阳这一别,就再也没见过。

但是白阴阳几乎每年都能听到北山发虫灾的消息,而且,这些年南山的虫灾也逐渐多了。

当地的老百姓都请黑阴阳来驱虫子,他驱虫非常灵验,被大家视为神仙一样的人。

白阴阳曾经悄悄去看过一些闹虫灾的庄稼,一看害虫杂七杂八,甚至有些不应在那个时候出现的虫子,白阴阳知道这虫灾肯定是黑阴阳唤起来的。

白阴阳去黑阴阳家劝说过好几次,黑阴阳根本不听,好几次差点就要和白阴阳翻脸了。到了后来,黑阴阳连门都不让白阴阳进了。

这些年,黑阴阳名利双收,不仅成了南山和北山之间首屈一指的富户,还成了最有名的阴阳先生。

只有白阴阳每日总是忧心忡忡,他担心师弟这么滥用唤虫术,总有一天会招来大祸。

果然,有一年,南北山都发生了特大的虫灾,虫灾首先在北山出现,逐渐蔓延到了南山,白阴阳的驱虫术根本没有效果了,黑阴阳也无计可施。

老百姓虽然不知就里,但是白阴阳心里清楚,这是师弟滥用唤虫术,现在掌控不了,要造成饥荒了。

白阴阳家里本无多少钱粮,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虫灾,他又无法解救庄稼,只能带着家人背着包袱和饥民一起逃荒去了。

黑阴阳家境殷实,所以并没有挨饿。但是饥荒一起,饥民组成的土匪时时骚扰黑阴阳的堡子,让黑阴阳终日惶惶,不能安心。

终于,黑阴阳的家在一个深夜被土匪攻破,土匪将黑阴阳的家里的钱粮洗劫一空,然后残忍地把黑阴阳点了天灯。

黑阴阳就算有驱虫唤虫的奇术,却也无法驱赶这么多饥饿的土匪,可怜一个奇人,就这么残忍地被烧死了。

黑阴阳被烧死后,数不清的各种虫子围着他的尸体旋转飞舞,很久很久才散去。

没几天,北山和南山庄稼地里遍地都是害虫,竟然一夜之间都消失了。虫灾也就此平息。

白阴阳回了故乡,在黑阴阳的土坟前哭了一场。

自此南山北山很少发虫灾,就算有,也从没造成过饥荒。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聪明的阿布纳瓦
下一篇:清白的熊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