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极致,痛到无言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3-04-22 00:00:00 / 98℃

爱情很美妙,你信也罢,不信也罢,爱就爱了,不爱也就不爱了,那是真的!

——题记

整整3年了,我都拒绝听伟的名字。每次想起伟,我的头就会痛,心情难过和潮湿,难过到不敢问询不敢诉说。潮湿着的心,像三月里缠绵的梅雨。

伟,我的中学同学,独身,高大帅气。那是在我离婚后的第二年,伟打来电话,说要见我。我只好放下手里的活,一心一意地等着伟。伟说他要来,因为他爱我,上学的时候就爱,爱情是他的唯一家当。他不想连这份家当也丢失。烟雨三月,春寒料峭,春意悠远盎然。

等待是世上最漫长的事了。伟要来的头两天,我就开始不安着,有些期许、有些迷茫。我打扫了自己的居室,我没办法清新这城市上空的阴霾,只好打扫自己的小屋;我没有办法驱赶残冬的湿冷,只有尽力让自己的房间温暖如春。打扫完的小屋内和屋外就成了两个世界、两个季节,一个湿冷残酷,一个明媚真实美好。我开始在镜子前勾勒着自己,很小心很细致,却很矛盾,将眉眼勾勒得娇嫩了,却觉得遮挡不住岁月的痕迹;将眉眼勾勒得繁华深重了,又暗自叹息人工打造的拙劣。于是干脆洗净铅华,素面朝天。只要爱能真实恳切,女人能够素面朝天也无所谓。

那个时候,我生活状态很糟糕,冬天里连件羽绒服都不舍得买,只好穿着件毛大衣去见伟。当我站在站在伟的面前时,鼻子和脸被春风吹得像刀割一样的痛。伟看到我,眼睛里有种东西在闪,伟心痛了,张开双臂把我拥进了怀中。什么也没说,拉起我往商场里走,把我领到了羽绒服摊位前,为我选了一件羽绒服。我说:"不要"。我硬是把羽绒服放在柜台上,说啥也不肯买。伟无耐,只好拉着我去吃了火锅。饭后,伟告诉我说自己有些事需处理,于是告辞。10分后我的手机响,是伟打来的。我接:"我在你的包里放了1000块钱,自己去买件羽绒服穿吧,别犟,听话,要不就不理你了"。放了电话,我的泪就开始流。离婚后一直独来独往,拒绝任何人的关心,可这次,我不想拒绝伟的好意。因为在伟的怀里,我觉得很温暖也很安心。接下来我和伟交往着,伟体贴,热情有加。伟知道我爱吃辣菜,于是就经常带着我去湘菜馆。没事的时候,伟会来我的发廊,帮我干些杂活,如为顾客洗头,帮我清洗毛巾,拖着长长的拖把拖地,伟会在一脸的汗水里看着我笑,很阳光......伟极尽所能地帮衬着我,我知道是伟在心疼着我。每次回到家里,伟会把热水放上,把可口的饭菜摆放在跟前。伟说,有他在,就不会再叫我累,看着伟的眼神,我就拼命地点头,被伟感动得泪水就像小溪。我说不喜欢嘈杂,没事的时候喜欢读书,于是伟买来一箱子的文学书;我说不喜欢太大的床,伟就迁就着买来了一张一米五的床;有一次我端汤时烫了手,伟说以后端汤的事交给他.......就这样,伟在呵护着我,上班送,下班来车接。

那时候的我知道,伟是真的在心痛我,我相信,伟在心痛我的同时,心里盛着满满的爱。

满月的静夜,窗外月华如水,楼下的车声已经渐渐稀薄起来,此时,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在夜的深处轻轻地睡去了。这时候的我会却心烦意乱,索性常常走出家门,一个人在街上晃悠,想理清自己的头绪。离婚以来,我见孩子的机会就少了起来,我很想孩子,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特别的想。我想把孩子接过来,可是自己现在的生活水平,自己生活都难,再养个孩子,摇摇头,心悸无比,我当时真的恨自己无能。无助的情绪漫在心里。

一天伟带我去湘菜馆,点了一桌子辣菜,都是平时我爱吃的,可我的口腔正溃疡着,吃不得辣的,于是有些发呆,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了出来,于是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用筷子夹了一枚辣子鸡塞进嘴里,大粒大粒的泪开始流着,伟无助地看着我......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的出奇,伟还是那样像以前那样对着我,可我就是再也热情不起。有天,伟对我说,他要去南方,问我去不,我摇头.....

想孩子了,难过时自己只能哭,伟就会过来抱住我,默默地陪着我,哭累了就在伟的怀里睡去,伟就这样轻轻地抱着我,那时候,伟的怀抱就是我情感的避风港,温暖,安静。

孩子打电话来说要来我身边上学,我答应。就这样,孩子回到我的身边,我开始更忙碌,为了生活而打拼着......

我又开了一家分店,需要帮手,前夫以照顾孩子的名义也来到我身边,我只好把分店交给他打理。那时候,我的身体极度的累。说不上来多累。

我和伟慢慢地开始着不愉快。也有些疏远,两个人有时会各自在沙发一角,谁也不理谁,气氛也开始变得疙疙瘩瘩似的,我于是撅起了嘴,伟的香烟就像燃烧的焊条。然后,睡觉,两个人仍然谁也不理谁,背靠着背。我开始烙饼,睡不着。而伟的鼾声却是止起彼伏,呼噜打得震天响,我偷偷地踹伟两脚,呼噜声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响亮——男人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伟还是决然地走了。没有他在,我迷茫着,感觉着他的气息,已变成了湿润的江南梅雨,终日里绕萦不去。我开始发疯一样地思念着伟。我知道,伟是不会再回来了。我开始收拾着行李,书本,衣服,小物件。在收拾物件的时候,我不小心地打碎了伟送给我的小瓷熊,看着散了一地的碎片,我的心里也是乱级了,心里堵得没有一丝缝隙,鼻翼酸楚.......

相爱的两个人,爱的时候是真的,那么不爱了也是真的.女人终究难以迈过这道坎,那么男人呢?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长不大的LG
下一篇:关于爱情
相关专辑:幸福生活伤感开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