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

日记 / 作者: / 时间:2013-05-14 00:00:00 / 60℃

妈妈的老伴儿,我按理应叫爸,但不是亲的,我叫不出口,一个"您"字全部代替。父亲走了十五年了,每每想起,我都泪眼朦胧,他高大的身影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是一位矿工,后来因脚受残归劳保了,然后回到了老家,当了农民,一生坎坷,辛苦啊!那时我在家里最小,父亲宠惯我,我不领情,常常顶撞他。在父亲临走时,我也没尽什么孝心,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惭愧,无地自容,觉得愧对父亲。每年清明,十月一,我都会在十字路口眺望父亲,给他送钱,送衣服,送感恩。

妈妈的老伴儿病了,我和姐买了花,水果去看望他。在路上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推开病房门,老人看见我们便撑着身子要起来,我赶忙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老人也紧紧握住了我的手,眼里泪光盈盈。那一刻,我感到了亲情。

其实,人老了真的不容易啊!他们生病,体力不支,内心孤单,对死亡又有恐惧感,所以我们不管是亲的还是不亲的,都应走进老年人的生活中去,多关爱他们,倾听他们!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下雪随想
下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
相关专辑:伤感开心幸福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