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8-09-22 03:16:14 / 72℃

正准备吃晚饭,接到以前一个领导的电话邀我一聚。这个时候?好生奇怪。听出了我的疑惑,他说我刚入职时的老领导也在,我便匆匆前往了。

其实内心是很惧怕见以前的老师、同学和领导的。我曾经一直是他们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现在却无法让他们引以为豪,我自己可以接受,却接受不了他们看我时那惋惜甚至怒其不争的眼光。从来不敢主动招惹,但这样被动的聚会不参加似乎太不近人情了。

在一个挺大酒店的包房。一推开门,混杂着酒气、烟味、喧嚣的湿热空气便雾了我1000度的眼镜。有人热情地招呼,赶紧用手指擦了擦镜片,发现大多数不认识,包括招呼我的那位。

加了一个位子,落座,扫视一圈,老领导的一头白发甚是醒目,而前领导的白发居然不见了,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另外还有一位学长,一对前同事夫妇,别的六七人便是真的不认识了。老领导兴致正浓,红着满是皱纹的脸举着杯子高谈阔论,下垂的眉眼不足的中气让我有一种迟暮的心痛。入职时他正当壮年,意气风发,作为单位一把手我们菜鸟见他几乎都是端坐主席台各种鼓劲打气的讲话,然后自己用笔记本不停的地记录。那个时候单位领导大多是部队转业或者纯粹行政官员,不太懂专业,慢慢地被我们悄悄鄙夷,然后敬而远之了。真真是年少轻狂啊,做领导似乎真不需要懂专业,懂人性懂管理就行。

见着学长很意外。念书的时候他真的是才华横溢,边工作还一边念到了博士,并且在三十多岁成了我们这里一个基层政法机关的领导。很长一段时间他是大家口中的话题,传奇也好奇葩也罢,总之他的风格在西部小城的那个时代确实主流大相径庭:没家庭背景,不喜应酬交际,除了异常严厉地要求下属如何如何工作学习之外,天天自己窝在家里办公室读书,上级调研检查他居然会推辞或者带去别的地方接待。那个时候我们都感叹幸好他不是我们的领导,可在某些时刻又从内心深处希望他是,那样工作会单纯很多。平级辗转几个单位以后他去了现在的岗位,好些人说是他不入流明升暗降了。我一直觉得他是少有的有思想并为实现理想而工作的人,值得敬仰,于是有些不礼貌地打探他的近况。他抿了一口酒,微醺但又特别真诚地对我说,看书少了,喝酒打麻将,庸俗了庸俗了。我似乎捕捉到他的一丝惭愧,但他整个人看上去轻松了许多,像我的学弟。

其实喝酒打牌看书都是生活方式,和高尚庸俗有关吗?自己喜欢就好。我不打牌不喝酒,还不是俗人一个?社交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哦,现在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阅人无数"吗?

拿着饮料走了一圈,他们匆匆约着下一个节目,还没搞清楚另外几个人是谁就结束了。

饿着肚子哭笑不得,打牌我就不围观了,打车回家。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有些事情自己消化
下一篇:陆羽同学
相关专辑:写人短篇小说议论文怀旧美文友情励志修身抒情校园风景游记情感世界精神家园思乡古风文章美文日赏青春美文伤感读书小品文杂文听雨美文摘抄情感美文哲理叙事人生心情微型小说散文游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