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与马戛尔尼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8-07-24 14:06:03 / 166℃

艾煊

艾煊(1922~2001),安徽舒城人,作家。著有报告文学集《朝鲜五十天》,散文集《碧螺春汛》、《艾煊散文集》,长篇小说《乡关何处》、《山雨欲来》等。

英国在产业革命完成后,工业快速发展,经济急骤飞升。它急需扩大贸易,多方开拓市场。

当时的英帝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王国。它的舰队,每船都装备了几十门到一百多门大炮。当时的中国,表面上是最强大的陆上帝国,但它的武器装备却十分落后。

明清之际,陆续有许多西方的传教士来中国。他们写了许多游记,把中国描绘成人间天堂,描绘成为世界上最强盛最富有的大帝国。西方人对中国,普遍抱有美好的羡慕向往之情,甚至有某种崇拜心理。使用中国瓷器,成了贵族们的时髦,英国女王也喜欢穿中国式的服装。

在贸易上,两大帝国间的收支是很不平衡的。中国每年向英国出口大量的茶叶、丝绸、瓷器、工艺品。但英国没有任何产品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无求于英国。

为了开拓市场,为了两大帝国间正常的交往,英国决定趁乾隆皇帝弘历八十岁寿辰之机,以祝寿为名,派一个庞大的亲善代表团,前往中国,商谈互设外交代表机构,互派常驻使节,以及商务贸易问题。

代表团团长为马戛尔尼勋爵。代表团成员七百余人,包括官员、贵族、军官、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工程师、商人、画家、医生、翻译等等。带来的许多辉煌礼品,实际上也就是英国现代工业成就的展览样品。这些礼品,全都是当时中国根本不会生产,也从来没有见过的稀奇的工业科技产品。纺织机械、望远镜、天文观测仪器、地球仪、人可以乘坐上天飞行的热汽球、卡宾槍、速射猎槍、迫击炮、榴弹炮、加农炮,等等。英国使团带来展览性的礼品极多,上岸后,从陆路运往北京时,动用了三千多民夫,还有几十辆四轮马车。

马戛尔尼的使团,从大西洋绕道好望角,经印度洋,太平洋,海上航行了十个多月才到达澳门。再沿海岸北上到天津转北京。

马戛尔尼是受英国国王派遣来中国的。他把自己的身份,按中文意思译成“钦差”一词。把自己带来的工业产品,开列成一份长长的礼品单。乾隆皇帝弘历看了大发脾气。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中央帝国,只有一个天朝皇帝。中国是万国之主,围绕在中国周围的,都是些蛮夷小邦。这些未开化的番邦国王,和中国皇帝是主仆关系。英王派来的使臣,是代表英王向乾隆皇帝称臣纳贡的。不许马戛尔尼妄自尊大僭用钦差头衔,只能称为贡使,礼品非礼品,只能称为贡物。

当时弘历住在热河行宫避暑山庄。马戛尔尼去行宫拜会皇帝的礼仪,成了两国间交往的头等大事。中国是礼仪之邦,蛮夷贡使见皇帝时,必须和天朝官员一样,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礼。马夏尔尼觉得受了侮辱,坚决不肯行这种跪拜礼。几经磋商,互不让步。后来,天朝的大臣们想出了一条妙计。准备在乾隆御座的后壁上,挂一张英王的肖像,诱使马戛尔尼跪拜。这一来,马使会以为是拜他自己的国王,在中国人的眼中,是马使在跪拜乾隆皇上。后来一打听,此妙计并不妙。英国大臣们的双膝,从来只跪拜上帝。对国王一向是行单腿跪拜并吻手礼。

朝臣们无法解开这个见而礼仪的死结。乾隆皇上宽宏大度,居高临下地说,蛮夷不开化,不懂礼仪,恩准其免三跪九叩。

对于英国人提出的设使馆,做生意两项要求,被皇上一一驳回。蛮夷和天朝是称臣纳贡的关系。蛮夷小王只有接受天朝大皇帝圣旨的义务,并无平等商谈的权利,何用设立使馆?

至于做生意,更无必要。天朝地大物博,物产丰富,除了钟表等小饰物,天朝根本不需要蛮夷的任何物品。

农业社会的中国,关起门来衣食不愁,温饱不求人。一切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都可自己造出来,不必仰仗他人。只要自力更生,必可丰衣足食。

在马戛尔尼之前的两百年间,欧洲各国,曾以交往和贸易这两项和英国人同样的理由,先后派出了十五个庞大的使团来华,都被盲目自大的历任满清大皇帝,拒之于天朝御座之外。

马戛尔尼总算有幸,恩准赐见。使团的天文学家们,架起了天文望远镜,请皇上看看球外有球,天外有天的奇异天象。乾隆看了一眼,轻蔑地说,这只不过是儿童玩具。对这几位世界上一流的天文学家,皇上降恩,每人赏赐四两银子。

官员们要了水晶吊灯,却把天文望远镜在地上摔碎了。

热汽球的表演取消了。天上是仙佛世界,凡人怎么可以随便瞎闯天庭?

最近看到电影《鸦片战争》,最后一个镜头是林则徐充军临动身时,托人送一个地球仪给皇帝。这情节的寓意自然是好的。实际上在这之前一两百年,早就有地球仪呈献到了御座前。英国人在全球航行中,早就探察清了地球的实际面貌,制成了地球仪。将我们全人类脚下的共同土地,还原为一个球形世界。但大清国的君臣们,还沉醉在蒙昧时期天圆地方的谬误梦境里。不知世界是什么模样,也不知自己的国家有多大多小。在这个地球仪上,中国竟然不位于世界的中心,而且把中国画得只有那么小的一片地方。这是蛮夷对天朝的污蔑。世界上早已强国林立,但愚昧的弘历乾隆皇上,还在狂妄地自称为万国之主。

马使要派人表演大炮发射。诏曰,不需要,天朝有的是炮手,自己会放。当时世界上这些最先进,威力最大的炮,皇帝和官员们并不重视,并未试放。直到五十几年以后,英法联军正是用这类大炮,轰开了北京城。他们在火烧圆明园时,发现这批五十多年前的礼品大炮和炮弹,还原封不动地装在箱子里。英国人只好辛辛苦苦地,把这些大炮,再搬运回到他们的蛮夷岛国去。

一位陪同马戛尔尼的中国官员,要吸烟,一时没有找到火刀火石。马戛尔尼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火柴擦亮了,中国官员大惊失色,火,怎么可以装在口袋里。马使告诉他,这装在口袋里的火,原是你们中国人发明的。

中国人有许多灵巧的发明,火药,印刷术等等。西方人把它拿去,使胚胎变成了大树。但在中国,胚胎却枯萎了。中国人发明了罗盘,但在海船头上,还要画两只眼睛。没有这双眼睛,船怎么看得见航行?

马戛尔尼是来商谈做生意的,是用商品交换的方式来赚钱的。互通有无,他带来的样品,不是中国自己会制造的商品,而是中国所无,是当时世界上最新最先进的科技成果。但傲慢无知的皇帝和大臣们,对先进却不屑一顾。

马戛尔尼一无所获,被迫回国。临行时,弘历给英使带去一封给英王的回信。但不叫回信,也不叫复文,叫做敕谕。

“咨尔国王远在重洋,倾心向化,特遣使恭赍表章,航海来廷,叩祝万寿,并备进方物,用将忱悃。朕批阅表文,词意婉恳,具见尔国王恭顺之诚,深为嘉许。”

这段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国书开场白,写于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弘历自以为是文明人,对方是野蛮人。实际上是弘历皇上用野蛮人的眼光,看待现代文明。

我们不妨看看,乾隆皇帝弘历在任的前后,世界上别的一些落后国家的君主们,在做些什么?彼得大帝看到了俄国的落后,亲自化名化装去荷兰,学习造船技术。日本的明治天皇,认真改革政治体制,教育体制,派出大批青年和官员,去西方学习先进的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只有中国的皇帝和官员,愚昧迷信,盲目封闭,自满自足,狂傲自大。

马戛尔尼的出使任务没有完成。但他对中国进行了一次实际的考察。他清醒地指出,所谓乾隆盛世,实是一个腐朽的天朝,衰弱的国家。天朝不接受平等的和平的交往安排,那么,马戛尔尼认为,只要派出几艘三桅炮艇,就可把中国的海岸封锁。但他并不赞成用大炮把这个市场大门轰开。

马戛尔尼使命失败之后,又过了二十三年,大英帝国想再次试试运气,于1816年又派遣了一个以阿美士德勋爵为团长的庞大代表团来华。此时,乾隆皇帝弘历业已归天,他的儿子嘉庆皇帝,成了天朝执掌玉玺的万国之主。

阿美士德的流年不利。一踏上神圣天朝的土地,迎面而来的第一件头等尊贵的大事,就是叩头问题,是单腿下跪,还是双膝落地,是一次吻手,还是三跪九叩首。

阿美士德和天朝的大臣们,都自视尊贵,傲慢地各执己见,相互坚持不让。嘉庆皇上龙颜大怒,他比他的老子乾隆皇上更干脆,立刻下诏,将此不懂礼制仪规的蛮夷野使,立即驱逐出境。阿美士德还未进入宾馆,马上又上船启锚返航。

天朝的大门紧闭。无门可入,于是奸猾的英国商人,就在天朝围墙上,偷偷挖开几个口子,用走私的方式,钻了进来。

天朝皇帝拒绝平等的贸易往来。因为中国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既然不需要任何先进的科技产品,那么,英国人就送来了另一种美味醉人的礼品,鸦片,用鸦片交换茶叶,丝绸,瓷器。

鸦片是毒品,英国政府明令禁止在国内销售。英国的私商和官方,却共同努力,把此贻患无穷的巨毒之物,大量输往中国。

鸦片之害,引起了天朝皇帝和大臣们惊惶失措。驱赶英国商人,焚烧鸦片。

矛盾激化到了武力对抗的边缘。

马戛尔尼使团中,有一个十二岁的小贵族,名叫托马斯·斯当东,随出使的父亲实习。他对中国有仰慕向往的心情。在来华的十多个月的航程中,这位小贵族,是七百多人中惟一认真学习汉文的人。在拜见乾隆皇帝时,小贵族托马斯,成了马使的译员之一。在这次和平的出使失败后,托马斯对天朝的态度也完全改变了。鸦片战争前夕,国会进行和战辩论时,他成了极力主张用大炮和天朝皇帝对话的参议员。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我们向歌德学习什么?
下一篇:世界
相关专辑:短篇小说励志修身亲情人生男人女人情感世界校园抒情友情游记怀旧美文精神家园散文清代心情美文日赏叙事哲理议论文江南微型小说古风文章美文摘抄小品文青春美文思乡情感美文听雨写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