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一曲歌散飞

散文 / 作者: / 时间:2012-05-14 00:00:00 / 38℃

7月20日晚上得知复印部的少年出事了。也许他今年已经二十一二岁了,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个温厚单纯的少年,笑起来脸上像撒满了陽光。少年父母只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这儿子身上又倾注了他们多少心血和希望。

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事发第二天,少年人被打破了头,光手术就做了5个多小时。赶到医院里,姐夫守在外面,少年的父亲母亲疲惫中露无限的悲伤,自出事起,他们一直守在少年的身边,未曾合过眼。姐夫拉过小瑞的手,站在门外,对我说:"进去看看吧。"我心里突然紧张,害怕在心底滋生。少年的母亲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这个哭肿了眼睛的母亲,也许她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我多想抱抱她,用我的心贴近她的心,告诉她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少年的母亲拉着我走进病房,我看见少年头上包缠着厚厚的纱布,淤血一直铺到左眼皮上,浮肿的嘴唇无法闭合,胸前连着心电图,那一直跳动着的数据不断地给我们希望的力量。也许是生理上的疼痛和不适,让他一会屈伸着双腿,一会想要挥挥胳膊,也许他还在下意识地想躲开或挡住那致命的一击。我终于坐在少年母亲的身边,用胳膊环着她的背,原来这个慈祥的母亲,素来对我们善良微笑的母亲,是那么瘦小。

少年的亲戚围坐在他的身边,扶着他的腿或胳膊,以免他动得太厉害给治疗带来困难。少年的亲戚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唤着他,偶尔如同昔日般和他轻谈。我间或看见少年的右眼睁开一下,似乎想看看母亲。母亲也看见少年睁开眼来,站起来,叫着他的名字,充满着一种悲伤的惊喜。

我轻轻走了出去,我老公、姐夫和少年的父亲在外面轻轻说着话。我想起某年夏天回老家,奶奶说起某个被人强暴后分尸的女子,叹息着骂了句:"娘那X,下手咋恁无情。"我也学着奶奶的口气骂了句:"娘个头,下手也太狠了!"可是,即使这样骂了,仍然不能解恨。

那天夜晚,少年再次被推进手术室抢救。

7月21日晚上,我们再次得知,少年那花一样生命已经殒落了。张开嘴,不知道跟老公说些什么,六月底我们还和少年一起为孟州的几个小学做教学设计的几十本书,那少年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轻轻的,谁曾想大祸这般横来?

生命之于大自然原来是如此渺小。生活在这茫茫大地上的芸芸众生,谁也不曾想,死亡将以怎样的方式降临在自己身上。

意气飞扬的时候,说话做事情从来不讲后果,也不曾在意自己的哪一次言行在别人的心底种下祸根。我一直在想着,伤者给生者至亲的伤痛,不像那夏夜的风,过后无痕,而是一道长久的吹不散的曲子,在心底最深处从不停息地吟唱着。可是仅仅只过一天,我要把"伤者"这两个字,改成"逝者",心里是多么的痛,少年的逝世留给父母永远永远无法抚平的创痕,流着永远擦拭不净的血痕。也许多少年以后,当父母也溘然长逝的时候,弥留在记忆中最沉痛的觉醒,还是那中年丧子的憾事。

我来吉利区的时候,少年也许还只有十六七岁,四五年的光阴,让他茁壮成长为温润的青年,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他还是这样的一个未长成的少年。也许他还沐浴在爱情的芬芳里,也许他偶尔还会在父母面前撒一回小男孩的娇。然而,某个未知名的夜里,是什么样凶狠的中年人啊,挥舞着什么样无情的凶器,致使父母丧失了爱子,姐姐失去小弟,朋友们失去的挚友,亲人失去了少年。

该说些什么,该唱些什么样的挽歌?他在我的记忆里永远留着一张单纯善良的笑脸。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爱人
下一篇:午夜朦胧醒来时
相关专辑:美文摘抄青春美文江南心情伤感人生古风文章杂文友情情感世界校园短篇小说亲情乡愁散文美文日赏写人抒情小品文听雨清代精神家园写景状物议论文怀旧美文思乡情感美文风景游记读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