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收藏好了青春的记忆

散文 / 作者:郁笛 / 时间:2011-07-13 00:00:00 / 36℃

又是一个陽光明媚的早晨。我轻轻地拉开了窗帘,有一些小心,是因为我担心这样的动作,会不会惊跑了一个夜晚等来的宁静。我刚给自己沏好了一杯茶,等待陽光像我的心情一样,一点点打开。我需要一本书,或者一个人的回忆,我需要一个早晨的缓慢的过程,来放置自己总是过于匆忙的人生。

而我又是一个如此迟钝的人,不知不觉中,来鲁院学习已经4个月了,我似乎才刚刚适应了某些生活的节奏,但我知道,这一切很快就要面临着"结束"了。为什么总是这样?假如命运就像一张被不断支取的存折,或许,我早已经透支了这个秘密的账单。

我知道像我这样一个年龄的人,多数情况下,应该奔赴在另一条"转场"的路上了。是因为"晚"这个时间上的托词,所以在这个"青年作家班"里,我总是有些心焦地坐在鲁院的课堂上,像一个虚假的旁听生,我认真地做着笔记,生怕遗漏了老师的每一句话,但事实上,能够被我记录和记忆下来的东西,总是少之又少。

在有些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时间的残酷性。在鲁院的每一天,似乎若有所获,又似乎若有所失。就像在鲁院的读书和同学们的交流中,我见到了人性和人生中,一种别样的复杂和丰富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表现得如此鲜明又如此隐匿。或者说,我见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奇异的一群人,他们都被自己的文学才华所掩映或者遮蔽着。在他们的内心,隐藏着永远也无法穷尽的被表述的诱惑,而生活又不得不使他们生长出另一张面孔。不管是因为年龄或者个性上的差异,我都愿意在这些生动的表情下面停留,更多的时候,我想我是在努力地寻找那些消失了的自己。我为这些年轻而富有才华的美丽面孔而感动,同时,我也必须为自己回到内心的生活而坦然面对。

这样的感觉,或者说这样的感受,早在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的时候我就曾有过。在青春的意义上,我愿意停留的那些时光里的片断,大多在我到来之前,她们已经消失的无从踪影了。或许只是命运的垂青,或许,这便是文学所能够给我带来的,最有效的补偿。二十年的诗歌生涯,我的生长如此缓慢,在这个加速度的时代,如果说我用自己的坚守,不如说我用自己的"缓慢",把自己搁置了在一条荒远的路上。

是啊,想到了这样一条如此荒远的路途,我便不由地想到了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新疆,想到了我自己的命运所依附着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因为在我的生命里,迄今没有一首诗歌能够像我的新疆,像我的兵团那样漾动着大生命的激|情和大时代里的悲怆。在这些大背景和大山水里,而"我"注定又是一个小的,一个完全回归到了自己的感动和叙述中的我,经历着时代带给我的精神的"狂欢",也经历着一个人内心真实的"苦难"。

这便是我在新疆的生活和文学。这块土地的坚实和旷达,这块土地的丰饶和包容,使我无法用"热爱"这样两个简单的字来表达。我非常警惕地使用"文化"和"地域"这样的符号,来给自己的诗歌寻找标记。我说过,不管这些异域般的生活,带给我的是精神的狂欢还是心灵的苦难,她们都必须流经我的血液,浸润到我骨髓里去之后,才能够生长到我的诗歌里来,尽管她们的生长是如此缓慢。

感谢"青春"还能够在我的身边停留,甚至由于在鲁院的学习,随着同学们集体参加了一次"青创会",这便是"青春"或者"青年"留给我的人生纪念吧。

其实,我想我们无法阻止衰老的到来,就像生长这样的事实不可阻挡。在这一天缓慢地到来之前,我已经收藏好了自己的"青春记忆",我愿意向着自己的"青春",真诚地说一声:再见,兄弟!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南方的眺望
下一篇:黄地毯
相关专辑:美文日赏杂文游记听雨写人怀旧美文情感美文校园伤感读书乡愁精神家园哲理议论文男人女人美文摘抄叙事亲情散文青春美文抒情短篇小说清代励志修身友情江南思乡风景游记情感世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