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千千万万次2

随便看看吧 / 作者:此心何寄 / 时间:2018-08-09 13:16:03 / 63℃

酷夏的深夜,梁暖喝到酩酊大醉,被好友韩苏苏扶着回到家。她酒气熏天,在客厅里大喊大叫活像个疯子。
晚上她意外地见到了纪左的正牌女友,那个女孩的英文名正好也是Alice。那晚纪左就是为了她,才深情地弹起了《致爱丽丝》。
"我才是Alice,那个叫白婉的是冒牌货!她不是Alice,我才是!
"我哪里不如她,我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我爸爸比她爸爸有钱——"
梁起风站在楼梯上一言不发,他已经一天一夜未睡,双眼布满血丝。此刻他心痛地看着女儿醉酒后的各种丑态,心如刀绞。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他佝偻起腰,剧烈地咳嗽起来,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现。
明天,各大财经报纸就会刊登出"期货大佬遭多头猎杀,梁氏私募面临破产清算"的新闻。
见梁起风咳得撕心裂肺,助手钱卓青焦急地走上前搀扶。梁起风看了一眼楼下还在撒酒疯的女儿,喘着粗气说:"先扶我去书房。"
夜已深,偌大的书房里弥漫着绝望的气息。
吃了止疼药的梁起风精神有些好转,虽然他已成为A市金融圈里人人耻笑的对象,但此刻他脊梁挺直,举手投足间依然可见上位者的气势。
他表情严肃地望着助手:"查到什么了?"
钱卓青立即将一份文件摆到他面前,心有余悸道:"已经确定了,这次帮黄征德操盘的人,就是尹光年。"
梁起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吃惊,他早就猜到这次PVC操盘绝不是黄征德的手笔,大胆细腻的风格更像华尔街那帮惯于操控人心的疯子。
他痛苦地闭上干涩的眼睛,长叹一声:"后生可畏啊。"
那个自己极力拉拢的年轻人,到底还是选择了他的死对头。
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明明向这个年轻人开出了优渥的条件,甚至不惜给他公司的一半股权,为什么他完全视而不见,反而选择了黄征德?
"栽在年轻人手上到底是不甘心啊。"梁起风苦笑了一下,幽幽长叹,"可惜——"
没有时间了。
他已经是肺癌中期,有可能熬不到明年春天。
钱卓青心急如焚:"老板,求你了,明天去医院吧。"
"不急,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再说。不要告诉暖暖,等我安排好一切,我自己跟她说。"心头涌起从未有过的无力感,他疲惫至极地靠在椅背上,两眼空洞地望着前方,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还小,哪里能接受这一连串的打击。"
"老板,关于尹光年为什么要帮黄征德的原因,我这几天才查到了一点线索。对不起,要是我早点查到就——"钱卓青有些哽咽,带着深重的愧疚,"老板,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六年前,黄征德的大女儿在美国出车祸死了。"
梁起风皱眉:"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六年前,尹光年也在美国。"
梁起风布满血丝的眼睛腾地亮了起来。
"那天,他就在车祸现场,当时他正在跟黄征德女儿秘密交往。"
梁起风忽然间恍然大悟,深吸一口气,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还有件事情,不知该不该告诉您——"
"说。"梁起风嗓音沙哑,他对于助手今天的婆婆妈妈有些不满。
"您还记得,早年您资助过二十个A大的贫困大学生吗?"钱卓青面色沉重,掏出一张有些发旧的纸放在他桌上,"昨天我无意间在旧文件里看到了捐助名单。尹光年的母亲当年病重,是您捐了一笔学费和医药费给他。他大四申请到纽约大学的奖学金去了美国,之后又去了华尔街。"
梁起风戴上老花镜,对着那张纸上的那个名字看了很久,表情晦暗不明,看着看着,竟然笑了。
"有点意思。"
他站起来,背脊挺直,望着暮色沉沉的窗外顾自沉默,削瘦的背影在风雨飘摇的夜里透着一股沧桑。
外面的风开始变大了,天空中电闪雷鸣,雨点很快落了下来。雨声淅淅沥沥,钱卓青隐隐约约听到老板在喃喃自语,却没听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第二天一清早,钱卓青就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梁起风的声音铿锵有力。
"打电话给江老鬼,我要借五千万。"
钱卓青一下子惊醒,大叫:"不行啊老板,江老鬼可是两分利啊!"
那头梁起风的声音依然透着冷静,一副不容置喙的语气:"这个你不用管,告诉他,我只借一个月。"
挂断电话,钱卓青瘫坐在床上不动弹。老婆问他怎么了,他失魂落魄地喃喃:"老板——老板疯了——"

宠你千千万万次2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宠你千千万万次3
下一篇:宠你千千万万次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