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爱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8-06-22 13:16:03 / 53℃

嘉陵江上,船只穿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从黄花园大桥的车水马龙上投影下一片辉煌,在这平静的江面上,突然,一阵寒风吹过,影散了。

我孤独地站在阳台上。可惜的是,我那淡淡的忧伤镶不进这敏繁急管,红灯绿洒的山城夜景。方才与父亲吵了一架。但我又有什么过错呢?一股埋怨的气堵在了我狭窄的喉咙里。

太阳已悄悄躲进西山,夜幕临近了,江面的景还没有那般灿烂。我那盏小小的台灯忽儿的像被一层什么给蒙住了。他好像不稳的扶住鞋柜,极慢的脱下鞋。地上,落了一层烟尘。

他的拖鞋嗒嗒的困响着,一丝被牙膏似的挤出来的干巴巴的笑容从他的脸上浮现出来。他沙哑地说:"作业做完没有?"我没好气地扔给了他。他只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坐在床上,那双眼已死死地盯住了每一道数学题目。

时间好似没有走,又好似走动着,夜幕越发的黑了。冬天好像是到了吗?寒风刮着,江面只有那归港或是出港的船的气笛声,响着、响着、闹着。

父亲的笑容早已收了,那乌黑浓密的眉毛紧紧地锁在了一起。他沙哑地说:"怎么错了这么多?"我没好气地说:"一两个没什么!"父亲用疲惫得发红的眼看着我,吼道:"五六道错题还算少吗?"他使劲往地下一甩,啪!书在地上畏畏地蜷缩着。我也冲父亲吼:"走哇,你回去呀!谁需要你在这里!"

父亲好似呆住了,颤抖着,唉地一声叹了口气。说着:"自己反省一下,你是怎么从第一到如今这个下场的!"父亲1米8的个子,高大的耸立在这里,借过灯光的背影看他,怎么有些弱小呢?父亲头也不回的,提起公文包,夺门而出。

寒风,霎时杀了进来,望望表,已是十点过去了。

我不知怎么好的伫在那里,像一根木囱头,突然丧失了灵魂和肉体,只有一股又一股的寒风,在我的背后,撕着,咆哮着,用手去抓,却只有一团若有若无的空气。我的目光,落在了那黄花园大桥上的车水马龙,我曾经也幻想过这里会出现我的父亲,我努力地寻找着那黑色的小点。但又怎么可能寻找得到呢?不知何时,那股气已质变成一种负疚的感觉,环绕着,刺痛着。

回想起父亲,有一个神圣的职业,为人民服务着。为了方便我的学习,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小的蜗居,他自己却如一头牛一般的耕耘着--他儿子的事业。回家的路很远,那路上有一条长巷,他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黑色的皮鞋仿佛不堪重负一般,每随着脚弯曲次,便嘎地响一声。在那长巷上踱着,每一步都是那般艰难。

那清波散了,又合了。

爸爸的爱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我敬爱的爸爸
下一篇:爸,有你才是家
相关专辑:元宵节七夕必读世界毕业端午节国庆节秋天失恋大海世博会暑假夏天文学常识古典初恋清明节中秋节离别青春幸福月亮暗恋新年名家写景美文六一儿童节母爱忧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