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一夜情难忘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8-09-25 11:05:43 / 71℃
古时候,在今天江苏丹陽,古时称作“曲阿”的地方,有一个叫秦树的书生,到京城寻找前程几年,没有得志。
这年秋天,秋风摇落秋叶,已经是北方的秋天了。风送块云,在空中疾驶,地上的落叶被风驱逐,一会儿成堆,一会儿飘散。
秦树望着落叶无助的奔窜,心里愀然。又想:落叶终会化为尘土,回护大地,自己孤身在外几年,事业无成,不知父母如今是否安康?正此时,一阵饭菜的香气袭来,仿佛中是母亲做好了饭,在呼唤自己。定神一看,却是别家的炊烟,母亲倚门呼唤贪玩的小儿。
等到第一场雪落,天气变寒,秦树再也耐不住乡愁,便收拾行装,别友登程,回家去了。
一场大雪之后,四外皆是白茫茫一片,只偶尔有人家的房舍、光秃的树木点缀,给这雪添了一丝人气。
走了几日,前方忽然失去了道路。天寒地冻,本就行人稀少,到这里,更是无人可问。太陽冻了一天,此时也急着赶回家中,坐在热炕头上吃自家的热饭,急匆匆将最后的一点橘红点缀一下西天。日暮途远,家乡何处呢?
日落了,风也起了,冷风从衣缝钻入,骨头都要僵了。天眼看着被北来的黑云遮住,大概又有雪了。秦树迷茫四顾,触目皆是白雪堆积的荒野,莫说人迹,鸟兽之声也不得闻。这可怎么办呢?夜如此黑暗,难道今夜要冻死在异乡?
正惶恐无计,左前方忽然一点灯火亮起。当此之时,这一点灯火真若神佛之光呢!秦树连忙打起精神,踏雪而去。
那灯火走着走着,忽然消失了。眨眼又出现在右边,秦树也顾不得许多,只管循着灯火而去。灯火却奇怪的很,时远时近,有时还突然异常明亮,转瞬变暗。就在秦树以为永远也到不了时,灯火却突然变为明黄|色*,接着,秦树面前出现一座篱笆院落。
小院只有一排北房,屋顶铺瓦,被屋里的热气熏着,雪化掉,已经露出了瓦楞。院里很是干净整齐,两棵松树植立。
秦树走近时,忽然门口窜出一只半人高的黄狗,狂吠起来。房门应声“吱呀”开了,一个黄衣翠袖的女子一手护着蜡烛,倚在门边,一边出声喝止黄狗:“阿黄,莫叫了!”一边将蜡烛举远些,问道:“什么人?”
秦树慌忙上前:“小生曲阿人氏,回程迷失道路,特到贵府讨口热饭,休息一晚。”
女子往前走了两步,黄狗警惕的跟着主人,眼睛盯着秦树,作出随时扑出的姿势。女子打量一下秦树:“对不起,先生,小女子独居在此,不方便留宿客人。由此往前三十里,还有人家,先生还是到那里去吧。”
秦树哀求:“日暮路远,又赶上大雪,肚中饥饿难忍,实在无法再到别处了,请姐姐行个方便吧。”
女子笑了:“什么姐姐?人家比你小呢。好吧,看你也不像坏人,天也要下雪了,那就进来吧。”
秦树千恩万谢,进屋。屋里一样洁净,秦树不敢造次,站在屋角,等待女子发话。
女子擦完桌椅,回头一看秦树在门口呆站着,“扑哧”笑了:“先生莫呆站着了,快请坐吧。看你鞋子都湿透了,快坐下脱了鞋子,我拿去厨房给你烘烤,顺便再弄点热饭。”
秦树不好意思的坐在椅子上,女子也不客气,蹲下就脱秦树的鞋子。秦树惶恐:“小生自己来,自己来。”女子“咯咯”笑:“先生坐着吧。不要客气。”
之后,拎着秦树的靴子到厨房去了。
此时,大黄狗也进来,围着秦树左嗅右嗅,大概确定了秦树不是个坏蛋,这才放心的趴下,头冲外边,一只眼睛睁着,尾巴时时晃动一下。这个时候,屋外被烛光照耀的地方,晕黄的光亮中,大片的雪花开始飘落了。
雪花无声,却逐渐密集,很快院落中就有了一层薄雪。屋里很暖和,秦树已经很疲乏,忽然就睡了。
正在梦乡,被女子轻轻的摇醒,秦树迷迷糊糊的抬头:面前女子笑颜如花,看着自己:“先生,先吃饭吧。不知客人来,准备的简单。又下雪了,吃点热饭,肚子才会舒服。“
秦树不好意思:“我也确实饿了。“顾不得客气,大吃起来。狼吞虎咽的样子,让一边的女子不时掩口轻笑。
吃饱了,肚里有了食,喝着女子端上的茶水,秦树问:“姐姐贵姓,为何一人独居在此?”
女子微笑:“奴家姓云,单字名依。父母远游,又无亲戚,只好一人在此,聊过余生。”
也是可怜人呢!秦树望着屋外大雪,片片雪花犹如天外精灵,轻盈舞动,忽然就叹了口气。
“先生何故叹气?”
“啊?没什么,只是听到你的身世,想着天下又曾有何人不是可怜人呢?苦心费力,却无所得。就象我,出外几年,毫无成就,愧对父母啊!”
“先生太悲观了!人生一世,但当努力前行,至于福报,在天不在人,先生又何必忧愁。”
屋角的火炉中,火柴“哔剥”响亮,女子走到火炉边,往火中添了一把柴禾。火势又旺了起来。黄狗被火吸引,走到火边卧下。女子轻轻的推推大狗,让它离火远些,免得被火烧掉皮毛。
秦树看着女子动作,忽然发现云依美貌惊人,不禁呆了。
云依回身坐下,看见秦树的痴呆样子,脸儿不禁羞红。
“云依可有丈夫?”秦树红着脸问。
“奴家尚未婚配。先生家中妻儿等待,一定很幸福吧?”
“啊?我还没有那种福分。再说,事业无成,也不敢多想。”
“先生此言差矣。人生有遇有不遇,当不遇之时,便你是龙,也会被鱼虾所戏。何必焦心!”
“我家中要有你这样的女子,我一生也就足矣!”说着,秦树冲动的抓住了云依的手。云依的小手冰凉。
“先生……”云依羞涩,手却没有缩回。
第二天早晨,雪停了。秦树醒来,不见云依。慌忙穿好衣服,正要下床。却见云依进屋,端来了饭菜。看见秦树起床,忙说:“吃点热饭吧。”坐在秦树对面,看着秦树吃饭,却一动不动,脸上泪珠滚落。
秦树也吃不下去了,两人对望,不知说什么是好,只默默相视。良久,云依转身,在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对玉环,默然走到秦树身边,柔情的替他结在衣带上,俯身将脸贴在玉环上,之后起身:“与君一别,只恐后会无期了!”
大黄狗好像也替主人伤心,不停地用头拱着云依,尾巴摆动。
秦树低头出门,疾疾前行,不敢回头,深怕眼泪无法控制。走出很远了,看到大黄狗依然跟着自己,便低头抚摸黄狗,说:“快回去吧,看好你的主人,等我回来。”
再站起身,才敢向来路眺望,却只是一片荒野,哪里有什么屋舍?秦树大惊,跑回去,仔细查看。最后看到地上一片积雪稍高,蹲下用手一抹,出现一个石碑,上书:“爱女云依之墓”。这才知道昨夜遇鬼。再转身寻找黄狗,早已不知去向。
秦树将墓碑重新立正,认认真真的擦拭干净,恭恭敬敬的鞠躬三次,心里说:“云依,我终生不敢忘记于你。”
太陽已经升起,秦树呆立良久,只好起身回家。等到了家中,检视衣带,却发现不知何时,云依亲手系结的玉环不见了,可是衣带上的系结没有松散,还保留着佳人当初系上的样子。秦树怅然。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多少楼台烟雨中
下一篇:小熊把朋友丢了
相关专辑:必读幸福六一儿童节古典七夕父爱秋天初恋世界月亮暑假忧伤暗恋元宵节清明节失恋端午节夏天国庆节新年文学常识自由之声大海名家写景美文离别中秋节写作心得毕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