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对时光守口如瓶3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8-09-06 19:43:00 / 50℃

夏季,大自然给予生命最宽容最恣意的时光,于是所有的一切都竭尽所能地在喧闹。喧闹证明存在,喧闹证明力量。当我在这个季节回到外婆家,我是多么用力地在玩!外婆家大门外有一道长满槐树的长长的斜坡,是进出门的必经之地。晚上散步,连风都是温热的。大人们走在后面,慢慢地,比平时更慢。于是我就一个人冲下去,等到了下面,还不见他们来,我大声喊,为没来由的快乐放声笑着。等到他们终于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急得不能多等一秒,必须要亲自跑上去接他们才行。跑上去,又等不及他们下去再自己冲下来。累得要命,喘着气,但即使是疲惫本身,也因为跳动的心脏蒸腾的汗珠而变得生气勃勃。

夏天就是这样的一场狂欢。事实上,只要回外婆家,冬天也是。我是在省城长大的孩子,每一年我都是那么急切地盼望放假。一等放了寒暑假,便从兰州坐很长时间的车来到外婆家,度过一年中最热闹最自由的时光。

想想,一天中,突然从自己家的高层住宅楼来到了有偌大院子的外婆家,那是怎样的幸福。平时上学的时候,我一写完作业就飞奔下楼。小区花园的任何小角落,都有可能是我们一群小孩子为之欢呼雀跃的新据点。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花园里有几棵瘦小的碧桃树,却常常在春天开出很多的花,最多的时候,所有的枝干都被压下去,直压到地上,远看像极了一团颜色鲜嫩的云在地上开着。只是花开得虽多,从不见结果。除了桃树,还有许多低矮的灌木,终年长着脏而发灰的难看的绿色叶子,以及开着红花的月季,和海棠。记得那时不知是谁偶然在通往地下停车场的斜坡上滑了一滑,很快就有脑筋极机灵的伙伴为大家想出了一个新玩法。有人找来硬纸板,我们三三两两坐在上面,闭上眼睛尖叫着滑向斜坡底端。一个夏天过去,那斜坡已经被我们滑得油光发亮。

可是上了楼回到家,我们刚刚嬉闹的花园,那爬满常春藤的院子就一下子看不见了。从窗户探出头去,下面只有巴掌那么大一点。况且,母亲是不允许我趴到窗台上的。所以,我们家的小区花园和外婆家的院子比起来,总归是无趣的。

在外婆家,最欢喜的是早上起床一拉开窗帘,那充满无穷无尽乐趣的天地,唰啦一下便在面前。

我无法对时光守口如瓶3

那个院子,我简直没有和它分开过。

从我们的房间窗下一直到院门,有一个长条形的、有我两手臂张开那么宽的花坛。花坛里种着外公常年如一日悉心爱护的一切。最高的是两棵树。一棵是石榴树,还有一棵是什么我忘记了。我常常踩在树最底端的枝杈上往上望。树上面的枝干又细又高,几乎没有一点能让我爬上去的可能。因为确定了不能爬,也就对这两棵树失去了兴趣,除非是石榴树结了果子的时候。

我在花坛里蹲着玩土,一玩就是一整天。我喜欢用土做生日蛋糕,摘几片叶子做点缀,再画上花纹。最高兴的是做玫瑰蛋糕,可怎么也不敢摘外公养的花。虽然外公对我一点也不严厉,但是似乎每个大人都是有点怕他的。他的生活永远恪守着既定的规律,一时不停地忙碌着,同时驱使着院子里的一切人事都按着那规矩来。外公起床了,所有大人就都不敢再赖床。外公习惯了中午吃米饭晚上吃面,倘若换作是别的花样也可以,但是如果颠倒了顺序,那是绝不可以发生的。外公的衣服即使旧到不行,穿在身上却永远那样纤尘不染,褶里平展。平时穿的衣服,绝不会穿着它去喂鸡搬花,要另换一套。他从未做过迟到的人。这样勤勉、规整的生活方式完全源于外公与生俱来的性情,因为他其实并没有过在部队当兵的经历。母亲是外公最小的女儿,我自然是他十个孙子中最小的一个。我生得太晚了,并不知道太多外公的故事,但也常常听人说起点滴过去。外公当年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想来他已经习惯了严于律己,律人。对待家人和子女,他有时严苛得不近人情。事实上,他太懂得爱护。他曾经带着一大家子人从动乱的过往中走来,从饥荒,从困苦中走来。我看到的他,已然苍老,而且日渐消瘦,可他的背永远是那样直挺的。对于我,外公就是一个神情严肃但十分亲切慈祥的老人。放假回去他总是拉住我的手问我成绩如何,每顿饭和我比赛谁吃得快。外公给予我的这样的"特殊优待"让我很以为傲。但是我作为唯一一个不怕外公的人,任凭怎样在院子里胡作非为,也终究不敢对他精心养育的花下手。

外公养了很多花,一盆一盆的,摆在花坛上,花坛下。花的品种似乎有些单调,大多长着黄色的花瓣。没有很漂亮的样子,只是常年地开着。偶尔有一两个红色的,对于热衷于做玫瑰蛋糕的我来说就尤为抢眼。客厅里倒是有几盆挺拔的君子兰。有一年除夕看春晚,我看着电视里的载歌载舞,兴奋得自己也跳起来,结果一屁股坐在了一盆君子兰上。外婆听见声响跑来看,吓坏了。母亲也说那是外公珍爱的名贵的君子兰。她们怕外公生气。可是第二天,外公看着折断了的花枝,只是叹了口气,却并没有骂我。

外公实在是过于一丝不苟了。养花本是生活的消遣,可是照料花的外公却那样认真严谨。他带着被迫去做这件事但又想做好的神情,小心翼翼地浇水,小心翼翼地根据太阳的方向挪动花盆,小心翼翼地端详它们,仿佛它们是有人命令他守护的珍宝。他那样肃穆,使养花简直成为了他的负担。但当他看着黄色的小花在太阳下呈现出迷人的光彩,看着蹲在土堆里玩水活泥巴的我时,脸上也有着若隐若现的自得和惬意,战战兢兢的表情慢慢褪去,安然与窃喜从心里升上来,一下子柔和了外公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眉眼。虽然这样的情形出现太偶然太模糊,但我仍记得那个时候,高高瘦瘦的外公站在院子里,简直像极了一个孩子。

除了花,花坛里还种着菜,不过是很少的一点。我最喜欢问外婆种的是什么菜,故意一个一个地问,这样外婆就可以一个一个地回答。我心里知道种在一起的一撮应当就是一个品种,但这样问的乐趣就在于发挥我的小骗术,看外婆非常不耐烦的样子。如果外婆这个时候也笑着骂我,我就会因计谋得逞而笑得几乎再也不能继续问下去。

是的,夏日就是这样一场旷日持久的狂欢。等最热的夏天过去,我就离开了。等再一次回来,院子里的颜色都不见了,外婆已在厨房里架起炉子。是冬天了。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我无法对时光守口如瓶4
下一篇:我无法对时光守口如瓶2
相关专辑:古典失恋幸福写作心得离别新年端午节语文教学暗恋大海自由之声七夕青春元宵节六一儿童节世博会清明节毕业夏天世界秋天初恋月亮父爱必读名家写景美文母爱文学常识
相关阅读